那年学捡油茶籽

2020-10-26 09:19:37 老友 2020年10期

胡宝卿

金秋,油茶籽捡收的季节,我又回了趟当年下放的石溪村。山丘上栽满了油茶树,一株株枝繁叶茂,粒粒油茶籽挂满了枝头,好一个丰收的年景!我兴奋地走进这片油茶林,看着满山的油茶树,闻着阵阵茶油的清香,不禁又想起了当年跟房东文元婶学捡油茶籽的趣事。

记得那年我是头一次捡茶籽,根本不懂怎么去捡,文元婶知道我的心思后,递给我一个竹篮子,然后从油茶树下捡起几粒茶籽,教我辨认什么样的是新茶籽,什么样的是陈年的黄壳子。她说,新茶籽的壳表面光泽好,光亮光亮的,而黄壳子表面却是木涩涩的,一点也不光亮,壳子里是空的,没有果肉,这种茶籽榨不出油来。新茶籽和旧年留下的黄壳子混杂在一起,识别起来还真不容易。虽然听文元婶讲了怎么去识别新旧茶籽,但我心里仍然没有数,生怕认不出黄壳子,捡的都是旧茶籽。她看我迟迟不敢捡,便对我說:“不要紧,你慢慢捡,捡捡就分得清楚了?!庇谑?,我便跟在她后边,围着一棵棵油茶树开始捡起来。树底下的茶籽很多,我非常高兴,心想,树下到处都是茶籽,没有什么难捡的,不就是挑颗粒大的、鼓鼓的茶籽捡吗。我眼睛盯着地上,双手左右开弓地捡起来,不一会儿,就捡了大半篮子。我提着去给文元婶验收,她拿起篮子抖了抖,伸手抓起一把茶籽,一瞧,笑得前仰后翻。她捏开一粒粒茶籽给我看,全是空壳的黄壳子,我望着她好不自在,脸一下红了。她见我这个样子,安慰我不要急,并顺手抓起一把茶籽,边教我辨认边挑选,重新将篮子里的茶籽进行了一遍“质检”,最终只留下了少部分能榨出油的茶籽。本以为捡茶籽是件简单的事情,没想到出师不利,我有些失落,也有些不耐烦。文元婶看出了我的情绪,便对我说:“捡茶籽看起来容易,里面的学问还真不少呢,认不出就会捡错,做无用功。你也别急,边捡边学嘛,多捡几次就熟了?!?/p>

之后,接连几天我都跟着文元婶,边捡边学。我放慢脚步,在树底下拨开草蔸寻找茶籽,捡起几粒就去向她请教。她拿起一粒茶籽说:“这粒是新的?!彼低臧铱?,只见壳内露出白嫩嫩的果肉。继而她又挑出一粒,说是空的,剥开来果真是空壳。我将两粒茶籽放在手上细细辨别它们的不同之处,知道了不是说大粒的茶籽就是好的,也有空的;小粒的不一定是旧的,主要是看茶籽壳的鲜亮程度。当然,瘪壳的是不能捡的。这样反复比较识别,几天下来,我手眼才渐渐灵活熟练了一些,捡起的茶籽里黄壳子明显少了许多,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。等到生产队把茶籽全部摘捡完后,村民就可以开始自行进山去捡那些散落的“野茶籽”了。这个时候,家家户户都会上山去捡,因为捡多少都是自己的。我也不放过这个机会,又跟着文元婶上山去捡了。一天下来,捡回不少新茶籽,榨出好几斤香喷喷的茶油。文元婶对我说:“农活嘛,只要肯学肯做,就会熟练,你都成老手啦?!蔽颐蜃煲恍?,说道:“这得感谢文元婶啊,你才是真正干农活的行家里手呢?!蔽脑裘Π谑郑骸澳睦?,哪里,这是你努力好学的结果?!?/p>

时间过去了这么多年,一想起跟着文元婶学捡茶籽的情景,我心里仍是暖暖的。如今,油茶山已包产到户,文元婶一家也承包了一片油茶林,我看着她家长势喜人的油茶树,便对文元婶说:“感谢你当年教我捡茶籽,今天让我来帮你,保证捡回来的都是好茶籽,你放心不?”文元婶爽朗地说:“放心,我放心?!绷成闲Φ孟褚欢湔揽木栈?。

性欧美性视频_丁香五月手机在线_岛国无码片在线看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