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什么都不知道

2020-10-26 09:22:46 儿童时代 2020年9期

黄振寰

八达国的国王陛下得罪了普塔国的国王陛下。

他们本来是要好的朋友。因为太要好了,所以八达国国王就把一些该注意的事给忘了。

在一次采访中,记者对八达国国王说:“请给我们讲一件好玩的事儿吧!”

八达国国王立刻说:“最近我遇到的最好玩的事儿发生在普塔国国王身上!他很怕老鼠,我们一起坐马车时,车轮‘吱吱的转动声被他当成了老鼠叫,吓得从车窗跳了出去,掉进了下水道……”

采访播出后,看到的人每个都笑得很开心。

然后,八达国国王就接到了普塔国国王的电话。

“你怎么能把我丢脸的事说出去呢?!”

“不丢脸呀,好多人都夸你可爱呢?!卑舜锕跽娉系厮?。

“丢不丢脸是我来判断的?!逼账跛?,“而且我当时的确说过,这件事请帮我保密!”

八达国国王一拍脑袋,他把这茬儿忘啦。

“你是一个不诚信的朋友,我们绝交了?!逼账跹纤嗟匦己?,挂掉了电话。

八达国国王陷入了深深的自责,然后开始了久久的道歉。

他给普塔国国王写信。这个时代,打电话太容易啦,当面道歉也并不困难,还是写信最有诚意。八达国国王一笔一画地写,写得长长的,把信封撑得鼓鼓的,差点儿连邮筒都塞不进去。

他给普塔国国王送礼。普塔国国王夸过他的袍子漂亮,他就脱了下来,亲手洗净、晾干、喷上香水、送到好朋友家门口。那天挺冷的,但他固执地没有加外套,递出礼物的手都是颤抖的。

他新接了一个采访,在记者面前大谈自己的糗事:“其实,我的胆子才小呢。我最怕黑了。小时候母后只要一关灯,我就会吓得尿裤子!有一次宫里灯坏了,一闪一闪,我就不停地尿裤子……”

在八达国国王五花八门的道歉方式面前,普塔国国王也气不起来了。

“先说好?!彼险娴厮?,“我不喜欢大嘴巴的朋友。你以后一定要管好自己!”

“一定!”

他们又是好朋友了,又能一起出席晚宴、走访外国、在深夜打电话讨论该不该去吃宵夜了。

这天,两位国王一起搭飞机外出开会。半路上,普塔国国王说:“有件事你得给我保密?!?/p>

八达国国王眼睛亮了。上次的事情后,他一直希望有机会“将功补过”呢!

“你放心说?!卑舜锕醢研馗牡门九鞠?,仿佛那是一面战鼓,说,“就是把我绑在烧烤架上逼问,我也只有一句——我什么都不知道!”

于是普塔国国王告诉八达国国王:他要溜了?!鞍?,我这个国王一点儿也不自由?!逼账跬驴嗨?,“总是有人围观,总是有那么多事纠缠。我好希望有一个假期放松,不用多,一周就行!”

八达国国王点点头,大家是同行,他完全理解这种痛苦。

“现在我有好主意了?!逼账跛?,“这次开会的时间刚好是一周,而它所在的咔嚓岛非常偏远,没有信号,没有记者会跟过来播报……”

八达国国王明白了,说:“你不想去开会了,想去玩?”

普塔国国王兴奋地合掌,说:“是的,但这事可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,尤其是不能让我家王后知道,否则她该气我没带上她了——带上她还怎么放松?她打呼噜的声音比我还大!”

“那么,你要去哪儿玩呢?”

“我查过了,在前往咔嚓岛的航线上,有一座长鼻岛,特别适合度假,我要在那里好好享受一周?!?/p>

“祝你一路顺风!”

“那我这就出发了?!逼账蹩纯辞缴系牡赝?,说,“记住,别跟任何人说我去了哪儿!”

“记住啦,我什么都不知道!”

八达国国王回答得好庄重,就差敬一个礼了。

于是,普塔国国王背上一个降落伞,从飞机的肚子那块儿跳了出去……

八达国国王独自抵达了咔嚓岛。

咔嚓岛很小,但岛上也有一个国王,他想要多结交一些同行朋友,就挨个儿给世界上有名的国王发去邀请函,让他们来开交流会,包吃住哦。虽然没来的比来的多,他还是很高兴。

咔嚓国国王跟八达国国王握手,同时伸长脖子往他后边儿看,说:“普塔国国王回复我,他将和您一块儿来?!?/p>

八达国国王立刻知道:考验来了!

如果是以前那个掉以轻心的他,也许随口就会说:“他不来啦,他上长鼻岛去了?!毙液?,现在的他已经不一样了!所以八达国国王睁大眼睛,用逼真的诧异语气说:“您是不是记错了?他没和我一起呀?!?/p>

咔嚓国国王不相信,觉得八达国国王在和自己开玩笑呢,但是他上飞机去找了一圈,真的没有,只好失望地在点名簿上又划掉了一个名字。

八达国国王过了第一关,斗志更足了。想到好朋友可以放心地玩,他也为他高兴。

相比之下,他的日子可就没那么痛快了。

因为这个会议啊,是真的挺无聊呢!一整天就是听咔嚓国國王说他们的历史,比如“你们有没有发现我的王冠像椰子壳?其实它真的就是椰子壳!这要从我们第一代国王说起,当时咔嚓岛的资产只有一棵椰子树”……

八达国国王昏昏欲睡。他本来还准备了一些材料,想跟其他国王交流的,结果光是听咔嚓国国王滔滔不绝,一天就过去了——人家是东道主,你也不好打断他呀。

吃自助餐的时候,胡椒国的国王陛下坐到了八达国国王身边。

“我后悔来了?!彼宰乓豢檠闼?,“好没意思,还要浪费一星期?!?/p>

八达国国王连连赞同。

“普塔国国王跟我说过,他会来?!焙饭跛?,“他是不是半路就溜啦?还是他聪明!”

八达国国王听到对好朋友的肯定,差点儿有种冲动想回答一声“就是”,但他赶紧把真相和一大块火龙果一起吞进肚子,说:“我什么都不知道?!?/p>

“这样啊,反正我觉得他溜了。因为他老是说想找机会去度假,还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吗?”胡椒国国王嘟哝。

其他国王也围了过来,表达着“没来就是好”的共同感想。

但,这毕竟只是第一天,还能靠新鲜感来撑一撑。比如:咔嚓岛的天真蓝,水真绿,王宫真野性,海鲜和水果虽然就那么几样,但是改善改善伙食也不错……

第二天才真要进入煎熬模式呢。

第二天,国王们终于不必单听咔嚓国国王唠叨,而可以各抒己见啦??岵痪透谜庋??

可是,咔嚓国国王的存在却把整个会议变得断断续续,他真不愧是“咔嚓”国国王呀,总是一次又一次地剪断大家的话头,比如“打扰一下,您刚说的‘实锤是什么?我们这里没有呢”,或者“您说得太好啦!让我不禁想起了奶奶,奶奶曾对我讲过一个故事”……

这还怎么开会!

本就兴致不高的国王们这下更郁闷了。当晚吃饭时,意见也就更大了。

“嘿,大家瞧瞧,这是啥?”歪歪国国王举着一个漂流瓶跑进餐厅,说,“我刚才去海滩散步,捡到了这个……里面有一封信!”

胡椒国国王一看,说:“这是普塔国国王的字嘛!”

八达国国王的心顿时悬了起来!

胡椒国国王高声朗读出信的内容:

我爱海岛游

我把快乐装进瓶里

让大海也分享

我的自由

这下,国王们都激动啦。

“普塔国国王正在度假!”

“他上次还问我海岛游有什么推荐!”

“我记得他有一阵子在研究跳???”

八达国国王越听越紧张,暗暗埋怨好朋友太马虎,留下那么多蛛丝马迹,尤其写诗塞进漂流瓶这个举动,虽然浪漫,但也太不严谨了!

“万一大家猜出了他在哪儿……”八达国国王不安地想,“万一他以为是我泄漏了秘密……”

必须得设法阻止!

“你说这是普塔国国王写的?”八达国国王凑过去看那信,说,“不是他的字嘛?!?/p>

“怎么不是他的字啦?”歪歪国国王不服。

“普塔国国王的字,最后一笔喜欢微微上翘,但这个人的字,最后一笔却是重重下划?!卑舜锕跛档猛吠肥堑?,有理有据,“普塔国国王喜欢蓝墨水,但这信却是用绿草汁写的……”

最后他总结:“这是个误会,不要羡慕嫉妒恨啦?!?/p>

八达国国王说得这么有把握,国王们又开始不确定了。歪歪国国王也的确不是那么熟悉普塔国国王的写字方式。

这一关也侥幸过了,但八达国国王越发警惕起来。

他知道,长鼻岛距离咔嚓岛不算太远,所以洋流才能把瓶子冲到这里来。接下来,谁知道还会暴露什么线索。

帮好朋友保密,只是口头装傻就够了吗?当然不!

于是,八达国国王养成了没事就去海灘转转的习惯,见到可疑的海洋垃圾,立刻没收……

没得说,这次的八达国国王真是好样儿的!

但他所不知道的是,就在第三天晚上,发生了这样一件事。

这天晚上,八达国国王早早就睡了。没睡的国王则等到了一位朋友——草帽国的国王陛下。

“我是划船来的,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?!辈菝惫跣酥虏厮?,“当然,我还在一个叫长鼻岛的地方流连忘返了。那里的人都有长长的鼻子,能拿它来顶重物,甚至能用它倒立……”

大家都很感兴趣,草帽国国王也越说越来劲:“……普塔国国王真会选地方!”

“什么?普塔国国王在那儿?!”

“啊?!辈菝惫跹杆傥孀∽?,“完蛋,我答应他不告诉别人的?!?/p>

国王们七嘴八舌:“可恶,普塔国国王真自私?!薄坝姓庵趾檬露疾桓颐欠窒??!薄拔颐且哺萌?!”

草帽国国王为难地说:“不行,如果我带你们去,他就知道我嘴巴不牢啦?!?/p>

“我们会装成是自己出来玩,无意中发现了长鼻岛和他。告诉你啊,咔嚓岛特别无聊,你也不会愿意在这里久待的……”

草帽国国王想了想,说:“好吧,那大家收拾一下,这就出发?!?/p>

歪歪国国王提醒道:“可别叫上八达国国王?!?/p>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知道,普塔国国王想出去玩,只有八达国国王一无所知。他今天甚至说,临走前跟普塔国国王通了电话,被告知他还在家里批改文件,哪儿也不打算去呢……这说明什么?”

胡椒国国王恍然大悟,说:“说明普塔国国王对八达国国王严防死守!他一定很讨厌八达国国王!”

“毕竟八达国国王是个大嘴巴嘛!”

“八达国国王也不了解自己的朋友,甚至认不得他的字!”

大家议论着,达成共识:不叫八达国国王啦。

坐上草帽国国王的船,国王们像一群逃学的小朋友,集体去了长鼻岛。

可想而知,普塔国国王是多么吃惊,但国王们按照商量好的,表现出一副偶遇的样子?!鞍」?,真巧,原来你躲在这里!”然后就赶紧换好泳裤,搞好防晒,开始度假啦。

普塔国国王数了数人头,问:“八达国国王没有一起来?”

“那当然不带他?!惫趺钦UQ?,说,“你也怕他守不住秘密,对不对?放心,他不会知道你在这儿的!”

普塔国国王张大了嘴巴……

再说我们的八达国国王,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一觉醒来,所有的国王都不见了,他在旅馆里找了几圈,撞见了咔嚓国国王。

“你在找他们吗?他们都走啦?!?/p>

“???上哪儿去了?”

“他们留下字条说各自的国家里都有急事,只好不辞而别?!边青旯跷弈蔚厮?,“但我得到情报,他们其实是到长鼻岛去啦?!?/p>

八达国国王的心跳得好快,咔嚓国国王看着他说:“情报显示,最早到达长鼻岛的居然是普塔国国王,没想到吧?”

八达国国王的一句“早知道啦”几乎要脱口而出,还是忍住了?!耙残碚馐歉鲆跄?,他只想从我嘴里套出普塔国国王的下落?!彼嫠咦约?,“也许这不是阴谋——但不管怎样,我都要严格保密!”

所以八达国国王还是一脸迷茫地说:“有这种事?!我什么都不知道?!?/p>

接下来的几天,这两人“相依为命”。咔嚓国国王对于唯一留下陪他的八达国国王很是感激,八达国国王呢,他不是不想走,但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,只能“既来之则安之”。妙的是相处久了,他们反而培养出感情来了。

到了分别的那天,两人久久握手,依依不舍。咔嚓国国王说:“虽然我们只是个小国,但也有些珍贵的宝石待开采。本来这次会议的主题之一也是寻找合作伙伴,谁知……好朋友,你愿意协助我吗?”

“当然好啊?!?/p>

带着意想不到的收获回国的八达国国王,一下飞机就被包围了,记者们举着话筒问:“陛下,您这一周过得怎么样?”

“还行,咔嚓岛这个地方吧……”

“咦,怎么是咔嚓岛?大家不都在长鼻岛吗?比如歪歪国国王、普塔国国王……”

“???”

面對这么多笃定的脸,八达国国王前所未有地心慌了,他让记者们等等,躲到一旁去给普塔国国王打了个电话,一接通就说:“不好,好像有很多人知道你在哪里了!”

“是的,越来越多了?!?/p>

“我发誓,我没有——”

“我知道,我知道?!逼账趺λ?,“长鼻岛的游客很少,但这次突然多了,而且都是国王,不得不引起了注意,消息一传十十传百……我很担心会被王后知道?;购貌菝惫醭隽烁龊弥饕狻纱嗑投酝庑?,会议本来就是定在长鼻岛召开!这样,一切不就都合情合理啦?”

八达国国王喃喃:“也就是说,在我努力保守秘密时,你却主动把秘密公开啦?”

“咳,”普塔国国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,“我联系不上你嘛,你知道,那儿的信号有多差!否则我就会告诉你,可以不用再保密啦。有些人还因此误会我们关系不好呢……这样,我会找机会告诉他们,我最信赖你,所以最先把秘密告诉了你……”

挂了电话,八达国国王愣了好几分钟没说话,直到记者过来摇摇他,提醒他还等着做采访呢。

“啊,是的?!卑舜锕墓醣菹掠械愣秀钡厮?,“刚才说到哪儿啦?”

“说到普塔国国王在长鼻岛……”

“我——什么都不知道?!?/p>

性欧美性视频_丁香五月手机在线_岛国无码片在线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