裹月光的孩子

2020-10-26 09:22:50 儿童时代 2020年10期

徐瑾

自己怎么会变成一棵树的呢?

好像只是因为一些很可笑的原因啊。

说好七月末,可直到八月中,妈妈也没来接蓝蓝。

下午和几个玩伴捉迷藏,一连被找到三次,同一队的小林指着蓝蓝吧嗒吧嗒嚷:“你怎么这么笨!难怪你妈妈不要你了?!?/p>

愣了足足三秒,刚想反驳,小林却鬼精地跑开了。

又躲的时候,蓝蓝已经河豚似的鼓圆了气。

但对村子到底不熟悉,脑子里转了几圈也没想到好地方。

10、9、8……

另一队的阿花开始倒计时,小林鱼似的滑进了巷子里。蓝蓝赌气朝着小林的反方向跑起来。

7、6、5……

废弃的旧箱子里已经躲着人了。

4、3、2……

不好,麦垛后也有人了。

哗——蓝蓝滑了一跤,陷进软软的泥巴里,狼狈极了。

可又不想输,输了好像就承认了小林的话。

才不要!

一只眼睛闪着星星光芒的鸟,从云里飞出,冲向遥遥的天那边。

是阿美家的鸽子吗?

对了,阿美总说,她家在村西有一个鸽子场,如果躲到那里去……

她们一定找不到!

“等等我,等等我……”

鸽子越飞越快,蓝蓝越追越快。

远远看去,好像一起在风里飞了起来。

等蓝蓝喘着大气回过神时,已经站在一片黑黝黝的森林里。

林子寂静得可怕。

夏夜聒噪的蛙呱和蝉鸣也一丝不闻。

白鸟定在了一棵高高的树上,似乎在寻找什么,长长的尾羽素绢般垂着,根本不是鸽子的形状。

不好,迷路了!

蓝蓝的心慌得打鼓,只能怪自己笨。

树越走越密,枝丫刮得脸疼,可回过头去,也是密密的林。

蓝蓝终于忍不住抽泣时,身后传来一个声音。

“你,没事吧?”

暗蓝色的天空没有一颗星,灰黑色的云沉甸甸垂着。

四周影影绰绰,好像藏着什么龇牙咧嘴的怪物,等自己一动,就扑出来。

这样的地方突然传来奇怪的声音……

“别害怕,我是你后面的树?!蹦歉錾粲炙?。

树?僵得像木墩的蓝蓝放松了一点儿。

在奶奶的故事里,很多树都会说话,只是它们天性安静,才保持沉默。

月亮透出一点儿轮廓,林子里亮了一点儿。

蓝蓝深呼吸一口气,转过头——

不过两米高,树干也就手腕粗,绿色的树叶稀稀疏疏,怎么看都是一棵普普通通的树。

可它在说话。

它甚至有名字。

“你好,我叫阿鲁,是一棵银杏?!?/p>

稀里糊涂中,蓝蓝伸出了手,握了握阿鲁的叶子说:“你,你好——阿鲁,我是蓝蓝?!?/p>

鸭爪的形状,触感是涩涩的蜡质,果然是银杏树。

“只有跑得比月光还快,才能进到这片林子里?!?阿鲁的声音闷在树干里,像捂着嘴说话。 “你是遇到难过的事吗?”

“没?!崩独兜牧程塘似鹄?, 说,“我,想回家,我奶奶会着急的……”

“别担心——朝着东方,闭着眼睛走50步就可以了?!?/p>

蓝蓝刚松了一口气, 白鸟忽地朝她飞来,吓得她连滚带爬地躲到了一块石头后。

阿鲁的枝叶窸窸窣窣地晃着,好像在安慰她:“别害怕,它是来找我的?!?/p>

蓝蓝战战兢兢地抬起头,看着白鸟绕着阿鲁开始盘旋。

清亮的鸟鸣在回荡。

云越来越淡,月亮完整地露了出来。

森林里忽地亮了起来,像暗暗的房间拉开灯绳。

咦,明明才八月,阿鲁的叶片却变得金黄繁茂,就像一团金色的雾。

白鸟越飞越快,天空突然倾泻下半透明的小点儿,落到阿鲁身上,凝聚成小人的形状。

这是,这是——精灵!

蓝蓝的眼睛越来越亮,她伸长脖子,专注地盯着前方。

她几乎忘了迷路的事。

阿魯的每一片叶子上,都立着一个如蝉翼般透明的精灵。

白鸟对着月亮长鸣一声,啪——精灵们同时踮起脚尖,旋转着跳起舞。

精灵们那么小,豌豆似的一点儿。

蓝蓝却连它们晴天碧海般的眼睛与翅膀上蚕丝似的蜿蜒纹路,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踢踢踏,踢踢踏——耳朵好像也灵光了,清晰地听见精灵们转身、旋转、抬脚时的节奏。

白鸟的声音越来越悠扬,居然像一首歌。

晒月光 月光凉

一片叶子一片光

裹上月光想一想

变成月光去远方

……

裹上月光,能去心里想去的地方?蓝蓝的心被拽紧了。

舞步的声音越来越大,白鸟的歌模糊起来。

金色叶上浮着银色雾气,像被晕染开的月亮。

风簌簌响,精灵们灵巧地飞起来,落到银杏叶顶端,叶片被压低,再柔韧地弹起时,每一片金叶上,都有一片银光分离,又没有丝毫偏差地贴合回到叶上。

哗——有一个小精灵大概不太熟练,脚下一滑,它的叶子被蹬得离开枝头,滑向了地面。

小精灵想追上叶片,可似乎有点儿害怕,犹豫了一下,叶子已经带着月光消失了。

沮丧的小精灵飞到了白鸟旁,白鸟用脸颊蹭了蹭它的头顶。

月亮越来越亮,似乎到了时候,白鸟清脆地鸣叫一声,精灵们合着拍子,重重地一跳,银色一起翻到了半空,像正午阳光最灿烂时溅在岩石上的浪花。

最顶端的一片银色在风里松散成细细亮亮的丝。

剩下的银色纷纷扬扬追上去。

天空上好像出现了一道银河。

白鸟叼住叮叮当当响的银光,飞向了远方。

……

天又暗了下来。

蓝蓝蓦地回过神。

精灵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消失了。

风很大,阿鲁的叶子像金色的雪在飞舞。

金光里,有一片小小的银片在闪烁。

是那片掉下来的月光。

蓝蓝踮着脚尖,轻轻过去。

阿鲁突然喊了起来: “别碰这个——”

可蓝蓝已经哆嗦着伸出手。

“我该走了,谢谢你阿鲁,再,再见?!?/p>

大概是心虚吧。

捡到一片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就慌慌张张想离开。

蓝蓝闭着眼睛,紧张地数着步子朝东面跑着。

“人类是不可以使用月光魔法的,快扔了?!卑⒙匙偶钡厮?。

可凉凉的、滑滑的月光,被蓝蓝握在手心,她鬼使神差地跑了起来。

背后,阿鲁还在着急地大叫:“会付出可怕的代价的……”

他的声音被蓝蓝甩在了风里。

47、48、49、50……

再睁开眼睛,蓝蓝看见了奶奶家的屋顶。

四周都是墨绿的稻苗,没有森林。

阿花突然跳了出来,抓住了蓝蓝的肩膀。

“哈哈,蓝蓝,才一分钟就抓到你,服不服气?”

一边巷子里,小林恼火的脑袋也冒了出来。

“啊,我不要和蓝蓝组队了,她太笨了?!?/p>

一分钟?

蓝蓝只觉得脚下轻飘飘的。

才一分钟吗?明明感觉已经过了一整夜。

她手心里冰冰凉凉,却不敢展开看。

一口气跑回家,躲到了房间里,蒙上被子。

蓝蓝摊开手掌。

一枚薄得像影子的银片,和银杏叶一个形状,透着朦朦胧胧的光。

这就是晒好的月光吗?

它真的能带自己去想去的地方吗?

可耳边又响起阿鲁几乎凄厉的声音。

“快扔了……”

蓝蓝心里乱蓬蓬的,终于还是把月光藏到了枕头下。

晚饭奶奶照旧做了很多菜。

可蓝蓝心不在焉,看什么都在发光。

“对了,蓝蓝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?!蹦棠绦ψ潘?,“你妈妈明天就来接你了?!?/p>

蓝蓝低头“嗯”了一声,突然反应过来?!罢娴穆?,真的吗?”

“哼,蓝蓝小乖乖这么不想和奶奶在一起啊?!蹦棠坦室庹Q劬?。

“不是?!崩独队镂蘼状蔚亟馐?,“只是,我,我……”

“奶奶都知道?!蹦棠倘床辉倏嫘?,轻轻摸着蓝蓝的头,说,“乖啊,快吃,吃完我们一起收拾东西?!?/p>

蓝蓝开始大口扒饭。

直到第二天傍晚,爸爸妈妈也没来。

“小妹妹突然拉肚子,爸爸又被安排了出差,蓝蓝,你得再待几天?!甭杪柙诘缁澳潜咚?。

“你们老是骗我,撒谎精!”蓝蓝忍不住喊了起来。

“蓝蓝,不许发脾气?!卑职指蘸鹜?,又降低了声调说,“放心,就过几天——最迟,最迟八月底,肯定来接你,你是大孩子了,要听话?!?/p>

蓝蓝抿紧嘴,明明去年自己还是小孩子,为什么有了小妹妹,自己就是大孩子了,不公平。

奶奶着急地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,想抱抱蓝蓝,蓝蓝推开奶奶,哭着跑到了房间里。

几天,是1天,2天,3天……还是5天,6天?蓝蓝开始去村口等。

阿美和小林已经眼泪汪汪地在补暑假作业,连喊自己捉迷藏的人都没了。

每天晚上蓝蓝会把那片月光拿出来反复看,可又会害怕地塞回去。

八月底,如果他们还不来,就不会来了吧?

八月过得又快又慢。

30号这天,村里的孩子都去领了新学期的书。

沉沉的书背在身上,他们抱怨着,又嘻嘻笑着。

“咦,蓝蓝,你怎么还在???”小美咬着冰棍哆嗦地問,天已经有了一点点凉。

“哎,这你就不懂了吧,有了老二,老大就是这个?!毙×稚衿钕值厥鹦∧粗?。

“才不会呢?!崩独多洁?,可心里的声音,被风赶着四处发芽,变成两个人的声音,又颤抖成三个……

苍老的,年轻的,男的,女的,甚至是村口的孤零零的乌鸦都在叫着。

“嘎嘎——八月底啦!他们没来,他们不会来了?!?/p>

“你们瞎说!”

蓝蓝捂着耳朵,跑回了房间,用枕头蒙住了头嚎啕大哭。

透着眼泪,银色的月光在闪闪发亮。

“你真的可以带我去想去的地方吗?”蓝蓝握紧了月光,问,“我,我只用一次,可以吗?”

只有叶子似的小小一片,可迎着风一甩,居然变成了烟雾似的一整张。

咚咚咚——外面的钟声敲了12下……

八月过去了。

他们还是没来。

蓝蓝的眼泪滴了下来,月光上扑哧一下,像遇到火,很快出现一个大洞,空气里蔓延出苦涩的味道。

蓝蓝慌张地抹干眼泪?!昂?,不来就不来,反正我也讨厌他们?!?/p>

可哽咽着,蓝蓝还是把整张月光裹在身上。

好冷啊,蓝蓝冻得直哆嗦。

手掌变得透明,可轻轻一踮脚,真的飞了起来。

隔壁房间,奶奶在翻着身,似乎在叹着气。

犹豫了很久,蓝蓝还是狠狠心,随着月色,往一个方向飞去。

那是“家”的方向。

她在风里游动,穿过了山、河、铁路。

飞过一辆火车时,蓝蓝和窗口的女孩对视,女孩眼里只反射出一片柔柔的光。

自己变成月光了吗?

可好像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。

高楼和村落交替闪过。

终于到了一座璀璨夺目的城市。

灯真是亮啊,星星和月亮都黯淡了下来。

已经看见了熟悉的商业街,再过几站地铁,就是自己的家了??!

蓝蓝心里雀跃了起来,可很快就感觉到身上刺骨的痛。

月光好像越来越紧,她几乎喘不过气。

在东方,金色的光球已经跃跃欲试。

蓝蓝看见了自己家的那栋楼。

13,14,15……她数着楼层,一层一层往上滑。

16!是的,窗户上还挂着去年生日时,妈妈给自己做的绒布兔子呢。

他们会有一点儿想自己吗?

蓝蓝犹豫了一下,穿过了窗户。

屋子里暖洋洋的,沙发上,妈妈正抱着小妹妹哼着歌。

爸爸似乎刚出差回来,他放下行李,拿过挂在窗户上的兔子,逗着小妹妹。

屋子里的灯太亮,谁都不会注意到,有一缕细细长长的月光。

“妈妈,爸爸……你们看看我??!”蓝蓝围着他们转了一圈又一圈。

可没人看见她。

太阳升起来了。

裹在蓝蓝皮肤上的月光,和她的身体开始融合,从血肉里穿过,汇集到了心口。

低着头,蓝蓝看见自己的心脏变成了银杏果一样的霜色。

一切都模糊起来。

屋子里,悲伤的月光消失了。

月光魔法,是白鸟与精灵的约定。

白鸟会请精灵帮忙晒月光,裹上月光,那些不会飞的鸟儿也能去一次想去的地方,作为回报,鸟儿会为胆子小小的精灵歌唱,帮它们找到勇气与力量。

而人类擅自用了月光魔法,是会付出代价的。

……

蓝蓝变成了一棵银杏树。

小小的,矮矮的,就站在阿鲁旁边。

“如果想哭,也没什么的?!卑⒙吃谂员咚?。

蓝蓝只是沉默。

月夜,白鸟又来了。它星星般的眼睛里,闪闪烁烁,好像在困惑,为什么又多了一棵树。

“对不起啦,”蓝蓝说,“贪心用了你的月光?!?/p>

白鸟低鸣了一声,蓝蓝觉得它在难过。

这夜,白鸟选择了蓝蓝来晒月光,歌声里,蓝蓝的叶子变得金黄,精灵们像漫天的碎银落下来,月夜的甜美梦境开始了,又以飘飘遥遥的银河结束。

晒好的月光,会随着鸟儿们去远方。

挺好的,自己还有一点儿作用。

林子里,白鸟和精灵来来去去。

蓝蓝慢慢熟悉了做一棵树的日子。

只有人来看树,树才不会去找人,树是骄傲的。

心被厚厚的月光?;ぷ?,那些黑色的、灰色的、不想承受的情绪,再也不会影响自己了,它们像烟一样,扑哧一下,就消失了。

嗯,不会再难过了!

可这天,森林里响起了一个老人的声音。

“小乖——”

蓝蓝恍惚了一下,有一种奇异的熟悉感。

“小乖,你在哪里???”一个老妇人蹒跚着走进了森林

她是谁,小乖又是谁?

“是找你的吗,蓝蓝?”阿鲁问。

蓝蓝摇了摇叶子。

老妇人在林子里一瘸一拐地走着,她满身都是泥巴,脚上只穿着一只鞋,打着一个旧旧的、滑稽的铁皮手电筒。

她转过了脸,蓝蓝已经跳得很慢的心猛地一震。

是奶奶,她是来找自己的吗?小乖,是自己的名字吗?

奶奶努力地在树林里扒拉着。

“小乖,奶奶的小乖啊……”

可自己已经是一棵树了,奶奶不会认出自己的。

算了,慢慢地,他们都会把自己忘了的。

阿鲁的叶子一直在抖动,似乎想说什么,可蓝蓝却只是按住他,保持着安静。

终于,看着那佝偻着的身影慢慢走远了。蓝蓝才啜泣了起来。

“呜——”

真是奇怪,为什么又难过了起来。

奶奶却突然定住了身体,她晃晃摇摇地回了头,眼睛里有雪亮的光,说:“小乖,是小乖的声音!别怕,奶奶来了啊?!?/p>

蓝蓝的心突然慌了起来,别,别认出我,我已经是一棵树了啊。

可越想忍住不哭,哭声就越大。

终于,奶奶朝着自己扑了过来,她扑得这么用力,几乎摔在了树上。

“小乖,是你吗?跟奶奶回家去啊?!?/p>

“快答应啊……”阿鲁轻轻地说。

“奶奶——”蓝蓝大哭起来,带着说不尽的委屈。

奶奶的眼泪流到蓝蓝的树干上,蓝蓝的叶子落到奶奶的背上。

冰凉的心里,有什么在融化。

蓝蓝一寸一寸地恢复了原样。

原来,亲人的眼泪,可以抵消用了月光的代价。

而蓝蓝漫长的树的生活,也只是一个夜晚的长度,甚至都没来得及对阿鲁道别。

第二天,是8月31号,村里开来一辆小车。

爸爸妈妈终于来接蓝蓝了。

蓝蓝居然忘了,这个月还有31号。

所以这天还在月底,他们不算爽约吗?

31,31……蓝蓝苦笑,自己居然因为这么可笑的原因,变成一棵树?

奶奶的腿还有点儿瘸,爸爸问起来,她只说是雨天滑了一下,不碍事。

阿鲁说,要跑得比月光还快,才能跑进那片林子,白发苍苍的奶奶,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,才会跑得那么快?

临走前,奶奶偷偷亲了亲蓝蓝的额头,很用力地说:“奶奶会爱你的,你永远是奶奶最最喜欢的小乖?!?/p>

家乡的口音配上“爱”总是奇奇怪怪的。

可蓝蓝却哭了出来。

小车从蓝蓝等了无数次的村口开过,只花了一秒。

“蓝蓝怎么这么安静???”

“唉,都怪你,一直拖到月底,孩子报名都耽误了?!?/p>

“我也不想出差啊,对了,蓝蓝的网上素描班是不是該续费了……”

小妹妹也来了,蓝蓝好想讨厌她,可她懵懵懂懂地坐在安全座椅上,对蓝蓝笑弯了眼睛。

车开到高速路上,突然下起了雨,月淡星零,一路的灯都暗沉了

“妈妈,我做过一棵树?!焙诎道?,蓝蓝突然说。

“哦?是角色游戏吗?啊,小妹妹是不是睡着了?”

过了好几秒,蓝蓝轻轻“嗯”了一下,也歪头睡过去。

雨越来越大,一道闪电亮起,照亮了一棵孤零零的树。

“再见啦?!币黄鹆疗鸬?,还有一双男孩悲伤的眼睛。

轰隆隆的雷声里,蓝蓝猛地惊醒。

阿鲁!

阿鲁,他也是裹了月光的孩子吗?

性欧美性视频_丁香五月手机在线_岛国无码片在线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