拥 抱

2020-10-26 09:22:50 儿童时代 2020年10期

马婉

1949年上海的四月天,虽然时不时地仍有寒气来袭,但满园的春色早已无法锁住。几枝白玉兰倔强地穿过铁栏,越过囚窗,探着身子,在阴暗的囚房中,绚烂绽放,默默地散发着淡淡清香。在白玉兰萦绕的囚窗下,李白用他早已血肉模糊的手,静静地书写着给妻儿的信。

“慧英:本月二十二日(星期五)下午,我由警备部解来南市蓬莱路警察局看守所羁押。这里房间空气比警备部看守所好,但离家路远,接见比以前要困难。你若来看我,要和舅母一同来,坐车时好照顾小孩……”

笔触间,浓浓的爱意融着春意在字里行间凝结,写至此,李白若有所思,抬起头看着这高高的囚窗,手中的钢笔不由得停在了半空,思绪却如笔尖的墨水在信纸上漫开……

他想起,1937年,自己刚来上海的时候,由于长期在部队战斗生活,突然转变为一名地下工作者,他还有些不习惯,举止神态,总是显得与“身份”不符。见到有钱有势的人,他会马上露出不屑的态度,而遇到乞讨者,他又会毫不犹豫地慷慨解囊,很多次他都是身无分文地回到家。直到一年后,他才慢慢融入到上海的社会生活中。

等到组织派裘慧英假扮他的妻子,掩护并协助他的工作,过来接头时,李白早已成为成熟的地下工作者,头发梳得溜光,皮鞋擦得锃亮,戴着眼镜,清瘦的脸上略带着几分让人捉摸不透的神情。裘慧英还曾因此放心不下,偷偷去找地下工作的上级领导问:“看了看不像个同志,会不会有错?”

就这样,他和裘慧英以“夫妻”的身份开始了工作。他们常常为了排除干扰,也为了工作安全,在零点至凌晨四点的时候,在房间里挂上厚厚的双层深色窗帘,将25瓦的灯泡换成5瓦,再蒙上一块布,随后又在电键下面垫一张纸片,以减轻声响,做好这些准备后,才“嘀嘀,嗒嗒”地开始发电报。由于无线通讯工作需要高度集中的精神和娴熟的技术,所以每当他一戴上耳机,完全沉浸在电波中时,裘慧英便主动担当起“警卫”的工作。

他想起,他的两次被捕。当时,太平洋战争爆发,日军进入租界,不断破坏我党的地下组织,并用无线电测向仪侦测我党电台。不幸,在1942年农历八月,他和裘慧英双双被捕。在狱中,任凭敌人各种严刑逼供,他一口咬定自己是为了商业投机而私设的电台。由于当时上海各种投机商十分猖獗,敌人又无法掌握确切的信息,一个月后,只得将裘慧英释放,但仍继续囚禁他,还将他秘密地转移到极司菲尔路(现万航渡路)76号汪伪特工总部关押。之后,由于日伪实在找不到证据,经党组织的积极营救,他才走出“76号”这个魔窟。

获释后,他又奉命到浙江淳安县,打入“国际问题研究所”,想利用敌人的电台为党传送情报。然而到了淳安县后,他发现由于县城里没有照明电,发报时只能人工手摇,且发电功率很小,周围又有高山,对电波起了屏蔽作用,无法实现发报。因此,他只好将电台转移到浙江场口镇外一个乡村,改为与上海地下党电台秘密联络,通过上海地下党中转,将情报送到延安。

可是,好景不长。那段时间,场口镇周边时有国民党各派军阀武装火拼,有一次险些将他宝贝的电台击毁。万般无奈之下,他又带着电台回到淳安县。在船上,一支国民党兵搜到了他身上的收发报机。因此,他又一次被逮捕。当然,这次由于有“国研”这个身份当挡箭牌,过了几天,他就无罪获释了,有惊无险。

他想起,1945年全民族抗战胜利后,他又一次秘密潜伏上海。那时,他化名李静安,继续从事与党中央的秘密联络工作。为了掩护电台,避免引起敌人的注意,他取得了海洋渔业公司修理渔业电器设备这一职业的公开身份。这个渔船修理处位于上海东北端的复兴岛,他就每天两三个小时用于往返途中,下班后,又半夜起来进行长达三四个小时的通报。由于长期夜以继日地工作,他的两鬓过早地出现了苍苍白发,额头、眼角添上了深深的皱纹。

他想起,1948年12月29日的那天深夜,他正在给延安发一份非常重要的国民党绝密江防计划,敌人却悄悄地用分区停电锁定了他的住所。听到一阵敲门声后,他立即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于是飞速地把一份电报发完,发完电报后把电文稿撕碎丢入抽水马桶冲走,而后将天线、机器拆散藏于壁橱里,并吩咐裘慧英把年仅三岁的儿子送到楼下邻居家……

想到此,连续刑讯30多个小时,都没有落泪的李白,悄然落泪了。写好信,李白委托出狱的同志,将信转交给了裘慧英。

1949年5月7日那天,裘慧英带着孩子探监,此时,李白的双腿已经被老虎凳压坏了,完全无法站立,只能在难友的托举下艰难地爬上囚窗??醋疟坏腥苏勰サ梦薹ū嫒系睦畎?,裘慧英抱着孩子掩面而泣。

“以后你们不要来看我了?!崩畎谆夯旱厮?。

“为什么?是不是判决了?”裘慧英急忙问道。

“不是,天快亮了,我所希望的也等于看到了,今后我回來当然最好,万一不能回来,你们和全国人民一样,能过上自由幸福的生活了!”

看着泪眼对泪眼的父母,年幼的李恒胜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只顾伸着手喊着:“爸爸,抱抱!爸爸,抱抱!”

李白看着年幼的儿子,不禁笑了,张开双臂,大声说:“爸爸过几天就回来抱你!”

可是,这个拥抱,李恒胜再也没有等到。没过几天,李白被押解到浦东戚家庙秘密杀害。这时,离上海解放仅有20天。

性欧美性视频_丁香五月手机在线_岛国无码片在线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