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痴呆”岳父智斗毒女婿:悲情苦肉计父爱悠悠

2020-10-26 06:56:45 知音·上半月 2020年10期

胜利 谢丰

2020年7月,北京市顺义警方破获一起毒品交易案,现场抓获了两名嫌犯。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,举报者竟是主犯的老岳父,一名“老年痴呆症”患者!殊不知,“痴呆”是老岳父“借病生病”的一种伪装。他如此煞费苦心,竟是为了掀开女儿意外死亡的真相——

爱女意外身亡:手机里的秘密击倒一位老父亲

2019年3月,北京连日阴雨,家住顺义区的陈守业和老伴朱玉秀,一连三天没出门。3月9日,女儿陈娇登门来看望,陈守业却发现了她的反常。

晚饭时,陈娇拿起暖水瓶泡茶,却将滚烫开水倒进了茶叶桶。一般晚饭后,女儿会选择回家,可这天晚上,她待到了晚上10点多还没离开的意思。

临走前,女儿将一个装着充电器以及手机的盒子交给了陈守业,她轻描淡写地说:“爸,这是我淘汰下来的手機,里面存了一些我和袁锋的工作资料,你帮我收起来!”陈守业无限疼爱女儿,自然听话地将盒子塞到书橱一个隐蔽角落里。

陈守业时年62岁,退休前是工会干部;老伴朱玉秀小他1岁,是服装公司的退休职工。陈娇是他们的独生女,出生于1990年7月,北京医科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口腔医院上班。2016年5月陈娇与袁锋组建家庭。袁锋大陈娇4岁,天津人,毕业于北京某高校,在顺义经营一家电子公司。女婿袁锋有短暂婚史,而且前妻吸毒,他告诉陈娇,就因为发现前妻吸毒,所以他们才离婚。

陈娇走后,陈守业有些忧心地对老伴说:“我感觉娇娇心里有事?!敝煊裥阋簿跖行┎欢跃?。他们猜度是小两口闹别扭,过几天就会好。孰料,一周之后,他们却等来噩耗!

2019年3月17日凌晨1点,陈守业家的电话铃突然尖锐响起。他披衣下床拿起话筒,电话那端传来袁锋的悲泣:“爸,娇娇出事了?!背率匾捣酱绱舐?,感觉天都塌了。老两口一路跌跌撞撞赶往出事地……

在顺义区余顺路的水泥窨井旁,陈守业夫妇见到了绝望的袁锋及担架上女儿冰凉的尸体。袁锋则悲情叙述:“傍晚娇娇打电话给我,说晚上在医院加班到10点??梢恢钡?1点20分,她还没回家,我准备去医院接她,刚下楼,就接到了警方的电话,说娇娇坠入水泥窨井里……”

女儿死得太突然、太蹊跷!陈守业要求警方给一个交代。警方介绍说,两个小时前,经路人报警,顺义区公安分局民警和市政施工人员在无盖窨井里发现陈娇的尸体。后根据袁锋提供的信息,警方与口腔医院取得联系,院方证实陈娇确属晚上9点30分下班。据袁锋介绍,陈娇单位离家只有3站地,为健身减肥,最近一段时间她坚持步行。由于路灯昏暗,加之陈娇回家心急,不小心坠入8米深的水泥窨井,导致内脏破裂身亡。

送别女儿,陈守业夫妇仿佛苍老了10岁。后经协商,相关单位共同承担连带责任,赔偿陈娇意外伤亡金8万元。袁锋将这笔钱一分不少地交给了岳父母。袁锋一边流泪,一边在陈守业夫妇专留给女儿的闺房里清理遗物,说要带走当做纪念。随后的一天,他还问陈守业:“爸,你有没有见到娇娇的一部旧手机?”陈守业差点脱口而出,但那天仿佛鬼使神差,他忽然想起了女儿生前说过的那句话,“里面存了一些我和袁锋的工作资料!”他顿时条件反射般地摇了摇头。

袁锋前脚刚一离开,陈守业便去拿出那部手机,因长期不用,手机电量早已耗尽。谁知充好电开机后,他却在记事本里发现异样:“袁锋,你原来是个毒贩!”“袁锋身上隐藏着很多秘密,一旦曝光,毁灭的不仅是他,还有我和我的父母。我好害怕。谁能拯救我这个家?”“我跟踪袁锋,他说我要说出秘密,就要杀我,不,我得留下他的一些罪证!”余下记录的是袁锋在家藏毒品的几处地方,还有他常去交易的几处固定场所……

陈守业顿时肝胆俱裂,他将推测告知老伴,朱玉秀顿时情绪失控,要找袁锋拼命,他一把拽住她,大声说:“你六十多岁了,怎么不长脑子?你有什么证据?袁锋会承认吗?”

如何才能查清真相?陈守业与老伴一连数天冥思苦想。煎熬中,陈守业病倒了,雪上加霜的是,他成了一个疯疯癫癫的痴呆症患者!

悲哉此父痴呆:有一种痛苦的清醒在结局闪亮

那是2019年5月17日晚饭后,陈守业拿抹布在卫生间清洗浴缸,突然一阵天旋地转,旋即像半截木桩栽倒在地。朱玉秀在客厅,听见异响赶过去,却发现老伴双眼紧闭,昏迷不醒。陈守业身高1.73米,体重160斤,朱玉秀根本扶不动,惊慌失措中,她只得向袁锋求援。20多分钟后,袁锋赶了过来,并火速将陈守业送往医院。诊断后,医生告知他们,陈守业这是突发脑梗塞昏迷。经过输氧降颅压和静脉注射扩张脑血管,5小时后,陈守业苏醒。两天后,陈守业逼着老伴为自己办理出院。

2019年上半年,注定是陈家的多事之秋。5月28日,陈守业70岁的姐姐突发心脏病辞世。闻知噩耗第二天,陈守业突然像变了一个人:嘴里胡言乱语,还有暴力倾向。朱玉秀将老伴的状况告知袁锋,他匆匆赶了过来。陈守业傻傻地看着袁锋,指着他额头说:“你是我的同事方大为,10年前就去世了,来我家干什么?”说完,他抓起凳子劈头盖脸砸了过去。袁锋赶紧躲进厨房,结果茶几上的水杯被砸得粉碎。

不一会,陈守业歪在沙发上睡着了。这时,袁锋在岳母身边坐下来,痛心地问:“爸怎么一下子变成了这样?”朱玉秀含泪说:“老头子姐姐去世第二天,他就不对劲了?!痹嫣岢鏊驮栏溉ヒ皆?,朱玉秀不同意:“他发病当天我问过医生,对方说你爸这是突然受到外界刺激引发的老年痴呆。这种病属于慢性病,住院没有什么实际效果。再说,一进院就要预交5万元,家里这点老底不能都被他折腾空?!痹娉峡冶硎荆骸拔一嵩诰蒙习锍哪忝??!?/p>

2019年10月,袁锋与一个名叫乔慧的离异女人开始交往,去陈守业家的次数明显减少。在邻居看来,这失独的老两口日子分外凄凉。家有老年痴呆患者,连邻居都不得安宁。每天7点半左右,朱玉秀挎着一个黑包,吃力地搀扶着陈守业出现在邻居们的视线里。她一松手,陈守业撒腿就往小区外跑,朱玉秀踉踉跄跄跟在后面追,嘴里大声呼唤老伴的名字。很多个深夜或凌晨,朱玉秀才将老伴找回家。此时的陈守业满脸污渍,头发凌乱,衣服上沾满草屑。他们的不幸,引来了邻居们的深深同情。

2019年11月6日深夜11点,袁锋在公司附近的餐厅接待两位云南来的朋友。饭后,袁锋步行送他们去宾馆,在街道拐角,他蓦然发现有个暗影在尾随,而且看上去眼熟,有些像岳父陈守业……第二天,袁锋去岳父家探虚实。一进门,岳父家就闹开了,朱玉秀削好一个苹果递给他,陈守业扬手就砸在老伴身上;他还不时用拳头捶打墙壁,手背青紫一片,也不知道疼……朱玉秀哭着告诉袁锋:“医生说了,老年痴呆患者的平均寿命只有5年,说不定熬不到5年,我就会被你爸折磨死?!痹嫘睦锱懦嗽栏父僮约旱目赡?。

2020年7月13日下午1点,北京顺义警方接到举报:辖区一处写字楼地下车库将有人进行毒品交易。多名经验丰富的刑警迅速出警,提前在写字楼周围布下天罗地网。半个小时后,目标二人出现,并慢悠悠地步入地下车库……瞬间,刑警从天而降,当场将袁锋及另一名年轻男子控制。警方从车内搜出海洛因400克,冰毒350克,新型毒品奶茶50包,毒资逾40万。

当袁锋被押上警车时,他惊骇的一幕出现了:岳父陈守业突然冲到他面前,双手揪住他的衣領怒吼道:“我女儿是不是你谋害的?你还我女儿!”

袁锋情急地告诉警方:“他是老年痴呆患者,他在胡言乱语?!彼率匾蹈嫠咚?,这一年多来,他伪装成老年痴呆患者麻痹袁锋,并请私家侦探跟踪袁锋,早就到警察局报备案情,这次举报终于将其逮个正着!闻此,袁锋一屁股瘫倒在地上。

一掬老泪祭女:悲情“苦肉计”多少父爱悠悠

陈守业60多岁了,是什么原因促使他上演这出苦肉计,并伪装老年痴呆追查女婿?

2019年5月初的一天,陈守业和老伴瞅着袁锋外出的空当,用女儿以前所留的备用钥匙打开了她的家门,果然在客厅的一块松动的地板砖下发现了藏毒的秘密……用手机拍照存证后,陈守业将其复原。陈守业回家查询了相关法律,发现以此举报袁锋,他至多只落个藏毒的罪名,处罚程度远不及贩毒,必须抓住他的现场交易??烧馓负稳菀?,陈守业急火攻心中,血压升高,栽倒在地!

其实,陈守业只是轻度的脑梗塞昏迷,经过急救和治疗,很快恢复了过来,然心有牵挂,他度日如年。恰逢5月28日姐姐去世,这不意促成了他一个奇想——他想借口姐姐离世深受刺激,趁机伪装成老年痴呆患者。原来那天,陈守业和老伴登门入室,袁锋觉察到了,通过小区监控录像进行了证实,他试探出岳父母的意图只是“思女心切”后,他还是敏感地将门锁给换了!为了消除袁锋的警惕,陈守业干脆“以病装病”。

2019年11月17日傍晚,私家侦探悄悄跟踪袁锋来到北京西郊公园,然后躲在一旁观察动静。只见袁锋坐在一条石凳上用手机上网,10分钟后,一名30多岁的男子出现。袁锋从一个不起眼的帆布包里取出几包东西交给对方,私家侦探拍下了一个绿色帆布包。这个帆布包陈守业太熟悉,那天他和老伴在女儿家客厅地板砖下的秘柜里看到过,用它装毒品适用又不起眼!陈守业便带着私家侦探到顺义警方去备案。分局缉毒大队孙警官非常动容,决定和老两口一起把袁锋贩毒藏毒杀妻案翻个底朝天。

2020年初,由于疫情原因,陈守业和老伴儿只能待在家里。5月,北京疫情又有反复,私家侦探也在外地没有回北京。为了进一步查明毒女婿的动作,陈守业采用一个最笨的方法,干脆将盯梢的任务交给老伴,反正两家住处也不太远,陈守业让老伴有事没事在袁锋住地附近“晃荡”。6月开始,朱玉秀很快和小区的一群老头老太太混熟,有时,还在他们小区跳跳广场舞……在丈夫的提醒下,朱玉秀特别留意袁锋每次外出是不是拎着帆布包。朱玉秀终于等来了一个机会——

2020年7月13日中午12点40分,袁锋拎着帆布包出现,朱玉秀正和几个老太太聊天,袁锋还跟她打了声招呼。这时,袁锋拦住了一辆的士,竖着耳朵的朱玉秀听到了他要去哪里。朱玉秀立即通知老伴,随即陈守业拨通了分局缉毒大队孙晓波警官的电话。陈守业早和孙警官相熟,孙警官接到电话后,迅速布局。陈守业终于守到云开日出的这一天!

7月14日,警方突击审讯袁锋。他对自己的贩毒罪行供认不讳。据袁锋交代,他的公司生产销售电梯内的楼层显示屏。因市场竞争激烈,2016年开始公司举步维艰,一度濒临倒闭,欠下了600万元小额贷。但是他骗着新婚妻子,装作若无其事,四处寻找机会赚钱还债。

2018年4月,袁锋前妻的牌友给他提供了一个发财的机会,介绍他认识了云南人陆晓东(现被警方通缉之中)。陆晓东是一名毒贩,生活非常阔绰,在他的引诱下袁锋走上了贩毒之路。渐渐地,袁锋发展了两名下线,贩卖毒品的胆子越来越大。据警方估算,2018年至今,袁锋交易各类毒品已累计达6公斤。这次,他与一名下线落网,另一名在逃。

袁锋对自己的贩毒事实供认不讳,但拒不承认陈守业指控他谋杀陈娇的罪名。陈守业拿出女儿的旧手机,将记事本里女儿的留言提供给警方。再次审讯时,袁锋依然拒不承认。但警方分析,出事路段的水泥窖井不可能当天一直无盖,在有限的时间里,袁锋不可能同时完成接老婆下班和搬开井盖两件事,也就是说,他一定还有作案同伙。

2020年7月17日,案件出现了转机。当天下午2时31分,袁锋的另一名下线吴林在广西钦州落网。在两地警方的合力审讯下,吴林供出了袁锋指使自己参与谋杀陈娇的犯罪事实。

原来,2018年秋,陈娇发现了丈夫贩毒的蛛丝马迹,惊恐不安。她清楚贩毒的后果是什么,要求丈夫金盆洗手。陈娇几次威胁要举报丈夫,夫妻俩经常吵架。父母都60多岁了,陈娇不忍让他们为自己操心,害怕事情曝光了袁锋会伤害自己的父母;更因为她还爱着袁锋,希望他悬崖勒马,便向父母隐瞒了这个惊天秘密。当着父母,她与袁锋还心照不宣装出恩恩爱爱的样子,让老人宽心。当她掌握了丈夫的种种罪证后,如何处置这些罪证,她无人倾诉亦十分无奈,就写在自己不经常用的旧手机里,将这部手机及时托付给了父亲……

2019年3月15日夜里,陈娇从外面回家。钥匙拧开门锁的一刹那,她惊呆了:客厅的地板砖被撬开,袁锋与吴林神色慌张地往下面填充什么东西。她冲过去一看,竟发现十多包冰毒。吴林尴尬离开,陈娇将门反锁,坚决要求丈夫投案自首。此时,袁锋杀心已起,他假意答应自首。

3月16日上午10时,袁锋约吴林在车内密谋。吴林同意与袁锋合伙杀死陈娇。11时9分,两人来到余顺路,吴林选中视频盲区的一处水泥窨井,让袁锋将这里作为“实现计划”的理想地。

陈娇在医院加班晚上10时才回家。袁锋安排吴林先期抵达案发路段,由吴林带工具将井盖移走,然后短信暗语提示袁锋。袁锋接到下班的陈娇,并假意跟随陈娇去自首。当时天下起了小雨,两人往顺义公安分局赶。经过余顺路深达8米的无盖水泥窨井时,袁锋残忍地将妻子推了下去……

据袁锋交代,谋杀陈娇后,他企图销毁陈娇所有的遗物,包括那部旧手机,可一直没找到。他多次打着看望岳父岳母的旗号上门,没想到,陈守业夫妇的精湛演技连他都被骗到了。结果还是陈娇旧手机里的留言,导致案件翻盘。陈守业和老伴愤懑自责,要是他们当初细心一点,让女儿能讲出真相,一起去公安局举报,也许惨案就可避免。他们要求严惩袁锋,以告慰女儿的在天之灵。得知袁锋是毒贩,乔慧惊骇不已,立即提出了分手。

目前,袁锋、吴林等三人被北京市顺义区警方刑拘,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。

(因涉及隐私,文中除犯罪嫌疑人外,其他人物均为化名,相关信息做了技术性处理。)

[编后]毒女婿袁锋因为负债铤而走险,贩毒杀妻,手段残忍罪不可赦。而作为无辜的受害者陈娇,在发现丈夫的惊天罪恶时,不应该因为爱情和惧怕而隐忍,从而错失了自己逃生的最佳时机。老父亲陈守业装成老年痴呆症患者寻找破案线索,其情可悯。但要提醒读者,追凶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个人安全,积极向公安机关报案,向执法部门备案。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相信法律会给受害者公道,相信正义永远不会缺席!

编辑/叶琛

性欧美性视频_丁香五月手机在线_岛国无码片在线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