伟大而隐秘:拿命为子洗白的混混老爸是卧底

2020-10-26 06:56:45 知音·上半月 2020年10期

阳光

为了帮儿子过政审材料,混混老爸冒着生命危险去做了线人。最后,他的愿望达成了吗?

不想儿子重蹈覆辙,混混老爸出绝招

张晨,今年28岁,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,是一名警察。2015年8月,他从警校毕业来到派出所上班。8月26日那天,他接到师父的电话赶往迎春巷,那里有人打架。张晨到达时,就见一名中年男子正抓着另一人的脖子扇耳光,他赶紧制止。男子大约五十岁,个子不高,留着光头,露出的两条膀子上文满了飞禽走兽,一看就不是好人。被打者跑到张晨身边求他做主,张晨直接给中年男子戴上手铐,带两人回所里。

师父见了打人男子先是一愣,随即戏谑般笑起来:“李雄啊,怎么又不老实了?”男子不好意思地低下头,从兜里掏出烟递给师父,师父摆摆手没接。问起打架原因,李雄说,当时被打者想讹诈一个年轻人,他出声呵斥,进而引发争吵,动起手来。

后来,带被打者去医院做伤情报告,万幸李雄下手不重,伤者只有脸部软组织受伤。师父看完报告,打印一份五天行政拘留书拿给李雄,李雄也不啰唆,大方地在上面签好字。

师父告诉张晨,李雄曾是辖区有名的混混,手下有十几票兄弟。别看他长得一副坏相,但为人非常仗义。

几周后的一天晚上,张晨正在值班,接到报警称有个小区里的篮球场有人打架,他和师父赶了过去。当时,一个男孩正和五个比他年龄稍大的男孩厮打,别看他身材瘦削,可动作麻利,脚一边及时地躲闪,一边还能有效还击。走到那个动作麻利的男孩身边时,师父一声惊呼:“小伟?”

师父说,他叫李伟,正在上初三,是李雄的儿子?;厮锖?,师父给李雄打了电话,不出半小时,李雄提着根沉甸甸的铁棍,气势汹汹地闯进来。

“李伟,李伟!”李雄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,张晨没拦住,李雄把小伟连拖带拽地拉出屋子,在大街上举棍就打。一臂长的棍子狠狠敲在小伟的屁股上,发出“噗噗”的闷声。小伟疼得满脸通红,可他偏偏不哭不喊?!澳愦砹嗣??”李雄拿棍尖指着小伟的鼻子,歇斯底里地大吼。

“没!是他们先欺负人!”李伟不甘示弱。

街上的行人来往不断,都投来异样的眼光,李雄望着师父,嘴唇动了动:“他……他不是第一次打架了,我怎么说他都不听!”

师父叹了口气,默默地搂住他的肩膀,又朝张晨努努嘴,示意他扶小伟进屋。小伟说,和他打架的五个人是学校高中部的学生,当时他正和同伴打球,对方仗着人多想强占球场。同伴嘀咕几声,引来对方的不满,进而推搡同伴,他看不惯对方欺负人,便帮同伴出头,可刚动起手来同伴就跑了。

“既然这样,你可以和你爸说啊?!闭懦克?。

“他不是我爸,是逼走我妈和害死我奶奶的凶手!”李伟板起脸,颇有点不共戴天的意思。

这时,师父带着李雄进来,好一顿安慰后,双方总算平息了怒火,出了派出所。

师父告诉张晨,1999年的时候,李雄邻居家的闺女被流氓纠缠,李雄拔刀相助,捅了流氓几刀,被判了八年。其间李雄的妻子和他离了婚,孩子由奶奶带。等他出来后,奶奶又因为积劳成疾过世了,从此李伟就恨上了他爸。

没想到第二天中午,张晨又接到报警电话。他和师父迅速赶到地点,然而还是晚了一步。

李雄一只手捂着头已经昏迷过去,小伟倒没受伤,却像丢了魂,呆呆地跪在李雄身边。听围观的群众说,刚才有一帮混混截住小伟,李雄赶到后和混混吵起來,混混们扬言要卸小伟一条腿,于是双方打起来,李雄寡不敌众,但拼死护住小伟自己却受了伤。

张晨送李雄去医院,师父去调查案件。李雄是重度脑震荡,好在组织、器官没有受到损伤。

凌晨三点多,李雄醒了,他慌乱地拍醒张晨,连问小伟怎么样,直到张晨再三强调小伟没事,他才松口气,倚着床边不住捋着胸口。

那卑微的爱子深情,混混老爸冒死去当卧底

找人打李雄的男孩刚满18岁,可以独立受审。他父母闻讯来到派出所,苦苦哀求。张晨于心不忍,告诉她李雄是轻微伤,只要和他协商好,可以撤案。男孩母亲顿时像见到救星,拉上男孩父亲跑了出去。

可张晨心想,李雄这类人最爱面子,他不找你报仇就是万幸,还指望他能撤案?谁承想,转天一早,李雄颤巍巍地来所里撤案,他在决定书上签好字说,男孩的父母愿出五万块钱和解?!罢庑┠晡胰看蛐」の稚?,五万块对你来说不算多,却是我一年的收入,我不在乎钱,但小伟需要。我受点委屈没啥,只要孩子别受委屈就成?!彼蛋?,李雄摇摇头,两滴豆大的泪珠蓦地流下,他赶忙擦掉,还假装打个哈欠。

2018年初,张晨被调入打黑专案组。相继打掉几个犯罪团伙后,6月2日,领导派下来新任务,打掉盘踞在旧城多年的“刘军黑势力团伙”。

一天,他翻查刘军档案时,发现一张合照,老照片里有李雄,于是,张晨想请他做线人,打入刘军团伙内部。然而他去找过李雄几次,都被拒绝了。李雄说,和警察合作是道上的大忌,虽然他已经退出江湖多年,但若是犯忌,他以前的那帮老哥们会容不下他??銮业毕呷撕芪O?,他自己倒不怕,可小伟只有他一个亲人,他不能拿小伟冒险。张晨去求师父帮忙。师父和他说,李雄想让儿子考警校,找师父开政审材料,可他有犯罪记录,开不了。

当晚,张晨请李雄吃饭。几杯酒下肚,李雄打开了话匣子:“小伟和我年轻时很像,我怕他走我的老路,就想着把他送进警校,以此来约束他,可没想到……”说罢,李雄又斟满酒,一饮而尽,脸上写满落寞。

张晨干脆忽悠他帮自己打掉刘军团伙后立功,或许可以帮他申请破例开政审材料。李雄一跺脚:“行,我帮你,但你也要遵守承诺!”反正有线人费,到时开不了政审材料,再多申请点,算是补偿他。张晨默默安慰自己。

临走前,李雄向他要了张穿警服的照片:“我想给小伟看,以此来激励他?!闭懦坎缓靡馑疾邓孀?,便从网盘里找了张证件照给他发过去。

李雄一手端着手机,一手从钱包里掏出小伟的照片,然后用手机盖住小伟的脖子以下的部分,看上去像是小伟穿着警服。

随后,张晨把线人申请交给领导审核,由于李雄没干过线人,领导便让张晨和他一起去。

当天,李雄带张晨去见刘军,表示要继续跟他混。他俩是老朋友,刘军对他知根知底,又看张晨年轻,不像是老狐狸,自然放下戒心收下他俩。

第三天上午,刘军让他俩去跟一个赌鬼要账,李雄答应后,回家换上花衬衫,还配副墨镜,开辆破旧的面包车,带张晨一路疾驰。

到地后,李雄抬腿直接踹开门?!叭四??滚出来!”卧室里传出一阵孩子的哭闹声,走出一男一女,男人猜到我们的来意,“噗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装模作样地卖惨。

女人见状,从衣柜上拿起包准备出去,却被李雄拦下,他不顾女人阻拦把包抢过来,向里面看了眼,脸色顿时变得不好看。张晨耐不住好奇伸手接过来,包里装满避孕套。女人羞得满脸通红,甩门离去,看样子是男人逼她去卖淫。

李雄一把提溜起男人的衣领,质问有没有钱,男人始终哭丧着脸连连摇头。良久,李雄没了耐心,走到厨房找到一柄铁锤,又把男人的手按在桌面上,说:“砸你一根手指算是还利息?!彼孀乓簧医?,男人捂着手声嘶力竭地哭喊。出了门口,张晨将李雄顶到墙上吼道:“你为什么伤人?”李雄不以为意地点了根烟:“这种人已经无药可救,他能逼妻子去卖淫,就能卖孩子!只有给他个深刻教训,他才有可能悔改!”张晨竟无力反驳,只得就此作罢。

付出生命的代价,他成了儿子心中的英雄

时间飞快,眨眼他们已经卧底一周多,张晨发现刘军总是鬼鬼祟祟地拿个笔记本溜进办公室,有几次他忘记关门,张晨还看见他把本子藏进柜子。李雄说刘军打年轻时就有记账的习惯,应该是他的账本。

当晚张晨把笔记本和李雄趁公司没人,偷潜进去,张晨在门外望风,李雄进去偷了笔记本。

第二天张晨把笔记本交给领导,领导组织专案组成员开始加急侦破。张晨迫不及待地想告诉李雄这个喜讯,可就在这时,李雄怎么都联系不上。他给小伟打电话,可他高考完正兴致勃勃地在外旅游,也不知道李雄去哪儿了。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,张晨叫上两名同事连忙赶到李雄家,却发现李雄被杀死了。

张晨的大脑瞬间空白,手忙脚乱地给领导打电话报告情况。领导决定对刘军展开抓捕,可去刘军家抓人的同事说,刘军已经跑了,家里只剩下一对孤儿寡母。无奈下,领导和上级申请协查通报,向各个公安机关下发出去。大约几个小时后,邻市的交警中队传回消息,他们通过一个路口的人像识别系统发现刘军的踪迹,并成功将其抓捕。

人虽然抓到,但张晨没一点破案的喜悦,他脑子里不断回放着李雄的身影,不知不觉间泪水溢满眼眶。其间小伟打来电话问李雄的情况,他不敢告诉他,就编个谎圆过去。

这时,一名同事递给他一张相片,说是从李雄家里发现的。他拿来一看,是他原先给李雄的证件照,只不过他把头像P成小伟。张晨比小伟大七八岁,身材又差不多,看上去毫无违和感。

两小时后,邻市交警队同事把刘军送了过来,刘军早已吓破胆,还没进审讯室就把一切全交代了。原来,他的办公室里装有远程监控,当时他看见李雄偷走账本后,派人管他要回来,可不知怎的,派去的人就杀死了李雄。在刘军的配合下,三天后,他们在乡下找到了杀死李雄的凶手。

凶手说,他只想拿回账本,没想杀死李雄,可李雄死活不说账本在哪,最后他没收住手,意外勒死了他。

张晨一拳砸在玻璃上,震得玻璃一颤。他心里有一个疑问:“我是警察,即便他供出账本在我这里,刘军也不敢把我怎样,这么简单的道理,他怎么想不通?”

他忽地想起李雄P的照片,瞬间明白过来:李雄担心供出张晨,导致刘军这边打草惊蛇。任务失败的话,他们没法立功,儿子的政审就没希望通过了。所以,他宁愿牺牲自己,也要确保完成任务。他也相信,他都搏上命了,张晨一定会履行承诺。

那一刻,张晨再也控制不住情绪,癱倒在地上,哭成泪人,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无法用言语表达。他疯狂地扇自己的嘴,埋怨自己为什么要骗他,如果不是急于立功,李雄就不会死。他是个只顾自己不顾他人的小人。

小伟闻讯赶回来后,张晨和他说了实话,小伟起先很激动,恨不得活吞了他,他用双拳不断击打张晨的头部,张晨感到一阵眩晕,没有一句怨言。渐渐地,小伟消了气,又扑在他怀里痛哭。

为了能帮小伟开政审材料,张晨几次三番去找领导,领导也很为难,无奈下,专门开会研讨。虽然李雄犯过大错,但后来及时悔改,还因公牺牲,这种人思想上没有差错,经组织讨论决定,同意小伟的政审。

几天后,张晨帮小伟填报好意向志愿,他身体素质不错,顺利通过体检,报考那天又压分考入警校。

一个半月后,张晨去送他开学,小伟对他说:“其实,我不恨我爸,只是怪他混过社会,不是好人?!?/p>

“你现在还怪他吗?”张晨试探着问。

“不,他是我心里的英雄!我一定当一名好警察,实现他最后的愿望?!毙∥懊偷靥鹜?,眼睛里闪着泪花。张晨欣慰地摸摸他的头,鼻子忍不住发酸。

打那之后,他承担起照顾李伟的责任,既当爸爸又当哥。小伟也很争气,第一学期就拿上奖学金。今年疫情突发时,他还自愿到社区当志愿者。

每次想到李雄,张晨都暗暗发誓,一定将小伟教育成人。

编辑/宋美丽

性欧美性视频_丁香五月手机在线_岛国无码片在线看